该产品为海工平台事业部第一个起重机配套项目,就是柳工在印度15年中

【机械网】讯  2月7日上午,上海振华重工(600320)[买卖提示]海工平台事业部为江苏韩通船舶重工海洋风电69自升式风电安装船配套的500T绕桩式起重机完成各项载荷测试。全部试验满足各项设计参数要求,得到船检与用户方一致认可,载荷试验的完成,意味着整机取证迈出了最关键的一步。  该产品为海工平台事业部第一个起重机配套项目,分三大件发运,制造过程事业部各部门科学策划、组织实施,克服了交机时间紧,产品总装、交付在域外等施工组织困难情况。此次试验的完成,为起重机项目顺利交付提供了保障。【打印】
【关闭】

【机械网】讯  在一家汽车制造厂的仓库里,两台身批极光绿的叉车沿着地上的黄线前行、托起货箱、倒退、放下货箱,这一切动作在堆满货物的巷道里连贯自如,如同装有大脑一样有条不紊地工作着。  该仓库负责人介绍,这是中联重科工业车辆公司新近研发下线的AGV搬运叉车。地上的黄线为磁条,AGV搬运叉车通过磁条自动导向,并根据他们自己编程的指令,两台AGV完成相应的动作,是名副其实的智能“机器人”搬运车。  “磁条铺设好后,维护费用低、使用寿命长,且增设、变更路径容易,极大地节省了人力成本,提高企业的生产柔性和竞争力”,上述仓库负责人称赞道。  AGV,即自动导向车(Automated
Guided
Vehicle),也称搬运机器人。随着智慧物流、自动化生产车间和电子商务行业的蓬勃发展,AGV广泛应用于自动化仓储系统、柔性搬运系统和柔性装配系统等各系统,能够极大的提高工作效率。近年来,在国内工业机器人需求量激增以及“中国制造2025”、智慧物流等各项政策的保驾护航下,我国AGV机器人销售量持续增长。  据了解,这款AGV搬运叉车为TB20V1系列,由中联重科工业车辆公司与芜湖一家机器人产业研究院有限公司合作开发,主要通过磁导航技术实现自动导向,并根据用户自己编程的指令完成相应的动作;并且可以通过手机APP,进行远程遥控。  “自中联重科实施产品4.0工程以来,各产品的核心都是智能化。这款AGV搬运车即是中联重科工业车辆公司积极探索新兴市场,聚焦智能化、自动化研发的成果。目前TB20V1系列生产了三台样机,这款AGV车身窄,重心低,作业灵活,适用范围广。其中两台已经发至客户试用,得到了客户的好评。2月6日,我们就接到了这款产品的采购订单”,中联重科工业车辆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道。  据介绍,中联重科工业车辆公司是一家连续三次通过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的企业。近三年来,公司注重科技创新投入,取得省级新产品证书7项,安徽省科学技术研究成果证书7项,高新技术产品证书1项,产品均有自主知识产权;同时注重科技成果转化,以强大的技术实力推出了多款适应市场的新型产品,已形成3大系列、300多个品种,累计投放市场近5万台搬运设备。经过多年的发展,中联重科工业车辆公司在全球40多个国家建立了近150家分销渠道和品牌专营店。  中联重科工业车辆公司总经理江明日前在采访中表示,中联重科叉车通过对标国际品牌,着眼全球,加大产品创新的力度,实现了叉车技术的不断新突破,并得到了国内外客户的广泛好评。2017年,中联重科叉车的产销量均创了历史新高。中联重科叉车已经成为国际市场最受欢迎的中国叉车品牌之一。  如今,工业车辆行业发展迈入了新阶段,电动、新能源、智能化发展趋势是行业关注的主题。在转型升级方面,由价格主导逐步向技术、效率、增值服务方向拓展,并向自动化、智能化、可视化、远程管理监控等软、硬件发展,是未来转型升级的方向。  “AGV是我们公司产品智能化发展规划和战略目标之一,通过增加叉车技术占比,走客户定制化、专有化路线。此次磁导航AGV叉车让我们积累了技术经验,后续将开发激光导航AGV产品。通过加大产品创新力度、狠抓产品质量、最大限度地提供服务配件支持等一系列措施,给客户提供更多技术先进、质量可靠的产品资源和更优质的服务”,中联重科工业车辆公司相关负责人说道。【打印】
【关闭】

【机械网】讯  2018年1月22日,印度中央邦印多尔市柳工印度工业园内,柳工机械总裁黄海波、柳工印度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松等数位柳工机械及柳工印度高层,郑重栽下一株新树苗,柳工人叫它“希望”。  这是柳工庆祝其扎根印度15周年及印度工厂建立10周年庆典活动中的一个环节,与“到印度视察,先拜访客户”一样,已经成为了柳工高层的惯例。  在他们身后,占地近300亩,涵盖了装载机、挖掘机、平地机和路面机械生产车间,配件中心,培训中心,文化展厅的柳工印度生产基地,以及到场的百余名印度经销商、印度客户,都折射了柳工在印度十余年闯出了怎样的一片光明天地。  而身前之树,则如柳工集团董事长曾光安曾说过的,“国际化,就要像种树,不管是沙漠还是冰山,都要把树种下去,让它生根、发芽、成长,深深扎根土壤,繁茂成林。”  重识印度  距离2007年,柳工第一次在印度5吨级装载机市场拿下60%的市场份额,已有10年。期间,5吨装载机市场销量冠军的位置,从未旁落。时至今日,柳工装载机逐渐渗透到印度铁矿、煤矿、建筑等众多行业,值得一提的是,印度前10大建筑承包商中的7家,均为柳工的客户。  而广阔、可期的市场前景,无疑是支持以柳工为代表的中国工程机械制造商,在此获得长期发展的根本动力。国外研究机构报告显示,到2025年,印度将凭借9.8%的占比,成为全球第四大基建市场。不仅如此,在印度“十二五”(2012-2016年)期间,其对公路、铁路、城市基础设施、商业和住宅、建筑、港口、电力、采矿、天然气等基建领域的投资总计高达1万亿美元,基本达到了印度GDP的10%,而这样的高比例投入,还将延续到2030年。整体来说,到2020年,印度工程机械市场销量预计将突破73000台。  然而“看起来很美”的印度市场,却让很多“敲门”的外资企业感受到了“骨感的现实”。即便是进入初期,远赴印度的开拓者,和身处柳州纵览全局的高层们,已经有了“长期承受经营压力”的共识,但眼前这个真实、清晰的印度市场,还是让柳工有些出乎意料。  至今,柳工印度的“拓荒者”都记得,第一批销往印度的装载机,让众人体会到的“产品海外适应性改进”的痛苦与漫长。  更重要的是,柳工在印度所处的外部环境,几乎称得上“严峻”。虽然印度工程机械行业拥有全球公认的增长潜力,但30多亿美元的年产值,几乎无法与目前全球主流区域市场相比。即便体量如此,自上世纪80年代甚至更早开始,欧美日韩领先工程机械企业就已牢牢锁定了印度:JCB早已完成在挖掘机装载机行业的站位;日立、小松等领军企业则通过合资,不断深化印度战略;其他国际品牌也凭借多年的本地化制造、构建产业链体系、导入研发机构等努力,不断加大对印度市场的拓展,在此构筑了强大竞争壁垒。而包括Mahindra、Apollo、Ashok
Leyland、BEML等在内的印度本土品牌,也随着市场扩容而壮大。  通盘思考自身国际化战略与印度市场现状,反复平衡中短期与长期发展后,柳工印度决心一战。  0到60%  虽然有诸多拓展门槛,但在柳工看来印度并不缺少机会,关键在于如何把握。在土方机械占据半壁江山的印度,挖掘装载机、3吨级装载机、挖掘机是其中最大的3个细分市场。对于将装载机作为切入点的柳工而言,与市场主体为个人用户,且本土品牌云集的3吨装载机市场相比,以大客户为标的的5吨级市场成为重要突破口。为了更好地适应印度迥异于全球任何新兴市场的需求特点,柳工针对在印度市场推出的CLG856装载机,进行了大量适应性改进,大到发动机,小到液压油全部调整为满足印度工况的配置。  “脱胎换骨”的改变,也使这款产品一经推出就成为印度5吨装载机市场的“爆品”,成功抓取了60%的市场份额,几乎在这一市场“霸屏”10年。  与此同时,柳工在印度的本地化布局也紧锣密鼓地铺展。2004年,柳工在德里设立印度办事处,并在4年后将其升级、扩展为印度子公司,并开始着力打造一支深谙用户需求、拥有良好技术能力、通晓产品语言以及对柳工建立了足够认同感与归属感的本地化团队。努力至今,柳工印度的300名员工中,只有不到10个中国人,而在吴松看来,“只有当柳工印度管理团队不再有国籍之分时,才真正说明柳工在印度的本地化,达到了高水平。”  随着柳工以5吨装载机市场为核心,逐步在印度打开局面,2008年,柳工正式在印度设立了其第一个海外制造基地,以“印度制造”应对印度市场竞争。自此,3吨级装载机、平地机、2吨级装载机、922D重型挖掘机、新一代轮式装载机856H以及相关零部件,都逐一在此实现了本地化组装和生产。同时,柳工还不吝时间、精力、资源投入地在此搭建本地化配套体系。除了康明斯印度工厂生产的发动机外,柳工印度产品的轮胎、轮毂、软管、液压件等配件,均实现了本地化供应。虽然在吴松看来,“柳工印度的供应链稳定性、质量一致性仍需以更高标准调校。”但这样的扎实打造,也让柳工拥有了更多可能性。  如果说柳工在印度建立本地化实体是重要转折点,那么“用户导向”战略的确立和深入实施,就是柳工在印度15年中,最大的收获之一。2008年加入柳工印度的销售与市场总监Nischal
Mehrotra,几乎完整经历了工厂投产初期,站在阵地最前沿的营销团队和身处后方的研发、制造体系间的反复冲撞。直至柳工印度管理层以“逆向研发”方式,从用户需求出发,捏合了营销与制造体系,“才真正打通了整条产业链”。  当柳工印度的价值链条开始反向触发,产品构想由用户群体,经由营销端传导至远在千里外的柳工全球研发中心、整个供应链与后市场体系,柳工开始踩下增长油门。2017年,柳工印度销量达1000台,销售额增长超过50%;除了已经占据市场榜首位置的5吨装载机外,柳工在印度平地机市场也已跻身三甲。“这已经是柳工印度连续第三年实现高比例增长,究其原因,并非产品、技术有本质性改变,而是我们改变了思维模式和企业运行方式,一切从用户需求出发。”吴松说。  未来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柳工的国际化,行稳致远,最恰当不过。从柳工印度,到柳工北美和柳工欧洲,跨越60年的柳工,将国际化的目光放得更加长远,其坚守、深耕和逐一挖掘的特质,也烙印在海外业务上,让其国际化步伐越发稳健。  在最初进入印度的5年中,受货币贬值等因素影响,柳工印度累计亏损1亿元人民币。没人清楚整个过程中,上至柳工集团高层,下至柳工印度管理团队,顶住了多少压力,熬过了多少无奈,克服了多少挑战。  好在所有的一切终于迎来收获。自2014年扭亏为盈后,柳工印度一直逆势走在快速发展通道上。2017年,柳工印度推出全新921D
I挖掘机和611压路机,加上此前早已引入并在印度培育成熟的装载机、平地机等产品,柳工已围绕印度最重要施工领域——公路建设,构建了一条完整的产品应用解决方案,加之柳工印度位于各地的19家经销商与持续优化、提升的后市场服务能力,柳工印度正迎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但越是这个时候,吴松与柳工印度的紧迫感就越强烈,“印度工程行业格局远未形成,市场依然有很多‘留白’,越是上行期,我们越要和自己较劲,深挖市场机会、抓住用户需求,绝对不能放松。”  在吴松的规划中,到2020年,柳工印度销量要突破2000台,跻身“10亿元俱乐部”,成为印度工程机械行业领先品牌,也更加贴近他心里那个在印度“再造一个柳工”的目标。【打印】
【关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