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威诺数控对头镗铣LF产品的客户现场,300%的过载能力确保了负载突变的情况下

【机械网】讯机床的加工效率,是机床工具制造企业综合竞争力的重要指标之一。”4月15-20日,在由中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主办的“第十六届中国国际机床展览会(CIMT2019)”上,福建省威诺数控有限公司(下称威诺数控)总经理翁强在接受中国工业报记者采访时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威诺数控一直以“高效率改变用户投资价值”为企业核心理念,在机床行业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在这次瞩目的机床展上,作为福建高端数控机床制造领军企业,威诺数控以150平方米的大型展览规格,以耀眼的姿态展示了在其专注领域的三大系列产品:聚焦工程机械行业,专注于对称性零件加工的对头镗铣复合加工中心LF2015×2;聚焦汽车零件加工制造的立式线性导轨加工中心WN1580Z;聚焦航天航空零件加工制造的五轴立式加工中心WN-5V320-AC。第十六届中国国际机床展览会展示了我国机床产业整体质量升级的优秀成果,特别是在发展专、精、特中高端机床进程中绽放的强大市场生机。威诺数控无疑是本届CIMT的优秀展商之一。图为威诺数控总经理翁强先生向行业领导与专家汇报LF2015×2创新成果“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提高生产效率与产品质量,进一步降低加工成本。我们这次参展产品都具有很高的效率。”翁强告诉中国工业报记者。在现场,威诺数控演示了七轴对头镗铣床对动臂工件的加工过程,加工时间仅为21分钟,比同类进口机床加工效率提高87%。威诺数控本次展出的对头镗铣复合加工中心WN-LF2015×2,框架式四导轨结构设计,可使工程机械对称性零件加工效率倍增,能为用户创造高价值的投资回报。据悉,这款机床填补国内空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获得“中国发明专利优秀奖”。图为威诺数控总经理翁强先生与行业专家在LF2015×2前合影留念翁强表示,以WN-LF2015-2为代表的对头镗铣系列机床融合了多项国家发明专利,经过10多年市场验证,产品已为沃尔沃工程机械、日本竹内、韩国现代等工程机械知名企业服务,并形成系列生产、规模化应用,替代国外进口机床。威诺数控为汽车零件加工定制的立式线性导轨加工中心WN1580Z-3,XYZ三轴滚柱线轨,其中Y轴四线轨,具备结构强悍、稳定性,高刚性强、速度快的特点,适用于大型零件加工。展会上,工作人员做了一个有趣的刚性测试游戏:现场切削45#钢件,切深5mm,用两枚直立在工作台上的硬币,在加工过程中保持硬币不倒。现场对机床加工精度与刚性的直观测试,获得观众的热烈掌声。图为威诺数控立式线性导轨加工中心WN1580Z-3为航天航空零件加工定制的五轴立式加工中心WN-5V320-AC是威诺数控在航天航空零件加工行业的经典代表机型,在机床稳定性、精度、刚性、速度上都经过十年以上的市场验证,产品成熟稳定,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性能口碑。“威诺五轴加工中心系列产品也被批量化使用于汽车零件加工。”工作人员告诉中国工业报记者。图为威诺数控五轴立式加工中心WN-5V320-AC威诺数控公司以“创新引领企业发展”为企业的长远战略,拥有福建省高端数控机床智能制造工程研究中心、省级企业技术中心、院士专家工作站、博士后工作站。作为高端数控机床的研发制造与智能制造工厂整体解决方案输出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现有国家专利68项,发明专利6项,其中“复式龙门铣床”发明专利荣获
“中国专利优秀奖”,“七轴龙门式复合加工中心”和“大型对称件(阀门)高效柔性双动柱卧式加工中心”两项产品经国家鉴定为“填补国内空白,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2016年承担“国家高端数控机床智能制造工厂”专项,2017年承担“国家科技重大项目04专项”2项。图为威诺数控对头镗铣LF产品的客户现场“深耕客户需求,才能超越需求。”翁强告诉中国工业报记者,威诺数控专注于工程机械对称性零件加工、汽车零件加工、航天航空零件加工三大领域的战略性聚焦,已经形成以“高效率改变用户投资价值”产品与服务的系统解决能力。威诺数控聚焦行业细分市场的创新变革。“我们致力于汽车零件加工领域,从产品研发设计到售前、售中,已形成整套的服务体系与供应链结构。”短短几年之间,威诺数控以五轴立式加工中心为代表的系列产品在汽车零配件加工领域业已完成规模化的市场战略布局,为我国众多大型汽车零件加工企业批量提供加工设备,提高企业生产质量与效率,帮助企业提高市场综合竞争力。据悉,威诺数控已经形成以“4s专卖店”的销售服务模式,集合整机销售、零配件、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四位一体,以驻点的就近优势,及时收集反馈用户需求与心声,为客户提供更专业的技术支持与更深入的服务。【打印】
【关闭】

【机械网】讯  Kc8076faf0f80985adf27e0f66bbeb5c2系列变频器  研发企业:科姆龙电气技术有限公司  产品特点:无感矢量控制技术在电机低速运转时提供更大的转矩;300%的过载能力,确保负载突变的情况下,系统不跳闸。  KV2300系列变频器是科姆龙电气技术(亚洲)有限公司继KV2000无感矢量变频器之后,推出的又一新型变频器产品。该产品可广泛用于传送带、挤出机、提升机及风机、泵类负载。从自身的产品到数控机床、纺织机械等工程项目,高精度控制及高效节能特性在诸多领域都比KV2000型产品有较大程度提升。  KV2300系列变频器是新一代广泛应用的多功能标准变频器,使用先进的无感矢量(Sensor-Lessvector)控制技术,为电机在低速运转时提供更大的转矩,可自动补偿高负载时马达的转速变动。交流传动用于控制电机的速度和转矩,这不仅扩大了电机转速的调速范围,使电机转速能够从零到高于额定转速的范围内变化,而且提高了传动过程中的生产效率,从而达到节省能源的目的。  该系列电机具有良好的动态特性,同时具备超强的过载能力,200%时达到60秒,250%达到30秒,300%时可以瞬间保护。300%的过载能力确保了负载突变的情况下,系统不跳闸,从而保证了生产过程的连续性。  真正的电流矢量控制所拥有的高性能、多功能,可以使各式各样的机械设备在高效率、高精度状态下运行。KV2300系列采用无感矢量控制技术,电机在低速时转矩大,速度精度高,功能齐全,能够自动侦测电机动态运转的参数并作出相应调整,以保证电机运转在最高效率状态。  此外,该系列变频器还采用了IP54防护等级,成功地大幅度降低了对电机及电源造成的不良影响,解决了变频器的潜在问题,同时提高了机械设备等级。【打印】
【关闭】

走进斯里兰卡“三峡工程”——普特拉姆燃煤电站
新华网科伦坡6月22日电(记者杨梅菊
黄海敏)在风景如画、旅游业日渐发达的斯里兰卡,距离首都科伦坡西北约130公里的普特拉姆有些“低调”。由于气候高温、高湿、高盐雾同时又属干旱区,该地长期相对人口稀少、经济欠发达,造成旅游服务设施相对滞后。但近几年,普特拉姆这个地名却频频被世界所知,而不断把普特拉姆带入公众视野的,是被称为斯里兰卡“三峡工程”的那座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承建的普特拉姆燃煤电厂。从普特拉姆市区上了卡尔皮提亚半岛,远远就能看到三支高高的大烟囱和庞大的基站,在大海和蓝天之间安静的矗立着,奇怪的是,这座目前负荷着整个斯里兰卡45%发电量的煤电站,不要说浓烟滚滚,烟囱口甚至连一丝烟雾都看不到。“很多人因为从烟囱里看不到烟,就以为我们的电厂停止运行了,当地媒体也闹过这样的笑话,他们不知道,这正是我们在环保上严格按照世界标准设计和运营的体现。”日前,CMEC普特拉姆煤电站工程项目部现场总经理王路东指着身后的电站告诉正在作现场采访的新华社记者。即将竣工的普特拉姆燃煤电站。新华社记者
杨梅菊
摄这就是印在钞票上的斯里兰卡第一个燃煤电站的普特拉姆煤电站,它同时也是斯里兰卡建国以来最大的工程建设项目,更是迄今为止中斯两国最大的经贸合作项目。项目建成后将成为斯里兰卡最重要、最经济的电力生产基地。有人曾用中国的三峡工程来比喻普特拉姆电厂,然而普特拉姆煤电厂对于斯里兰卡的意义事实上远远大于三峡之于中国。也许更有说服力的,是王路东向人演示了无数遍的PPT中的数字:普特拉姆电站容量为3X300MW,分两期建设,一期为1X300MW电站及附属设施,二期为2X300MW电站及附属设施,这意味着,目前普特拉姆电站的三台机组,单台发电量达到300MW,每一台都是斯里兰卡最大。今年8月,第三台机组将竣工,届时二期两台机组总发电量将是600MW,占斯里兰卡整个电网需求的45%,“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王路东说。在普特拉姆煤电站并网发电前,斯里兰卡只有燃油、风力和水力三种发电形式,由于风力和水力过于依赖自然条件的不稳定性,在没有煤电的情况下,燃油发电成为斯里兰卡主要的发电途经,造成了高昂的电价。但从成本上而言,燃油机组和燃煤机组之间则有着巨大差距,锡兰电力公司提供的数字显示,目前燃煤机组的发电成本为每度8个卢比(合人民币4毛钱),燃油机组则在每度25个卢比以上,两者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一般情况下,考虑到斯里兰卡人民的承受力,锡兰电力公司在购买燃油机组电时,会财政贴补一部分,最后燃油电的市场价格得以维持在每度18卢比。”王路东介绍。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普特拉姆电站的到来,使得斯里兰卡电价维持稳定乃至走低成为可能。要知道,在人民生活水平普遍不高的斯里兰卡,昂贵的电价是普通家庭的一笔重要开支。“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这样一座电站,尽管煤电技术对我们来说是全新的技术,运行起来有很大困难,但是我们看到情况正在好转,现在供电稳定,而且电价不会再没有节制地上涨了。而且我和很多人还在这里找到了工作。所以我们特别感谢中国。”桑西卡刚刚大学毕业进入普特拉姆煤电站担任项目部协调秘书,她的家不在普特拉姆,此前对这座电站的了解也大多来自报纸,但她告诉记者,进入电站工作她非常开心,因为她觉得自己通过这份工作与普通人的生活最大程度上发生着联系。事实上,记者在随机采访中发现,多数斯里兰卡普通人对普特拉姆煤电站表示欢迎,这一点令人感到惊讶——过去几年,因某些客观原因,普特拉姆电站曾频频遭受媒体误解乃至反对党的非议。“和媒体还有政客相比,电站才实实在在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很多人能分清这一点。”穿着工作服出现在操作间的桑德克拉告诉记者,他是附近的居民,在电站工作已经一年多。在普特拉姆燃煤电站值班的双方技术人员。新华社记者
杨梅菊
摄作为一个刚刚走出30年内战阴霾、正处战后飞速重建发展的新兴国家,电,作为生活中日渐不可替代的一部分,正深刻地影响着每一个斯里兰卡人的生活。从这个角度而言,普特拉姆电厂与任何一个中斯合作项目都不同,因为它的完工并不意味着责任的结束,正相反,从它开始发电运营的第一天起,无论是从技术角度还是管理角度,普特拉姆煤电站就注定进入接受全民检验的高度透明化运作之中,一旦“停电”,就意味着个人生活和社会生产会遭受极大不便,此时任何技术和管理上的故障都不能成为借口——这也是为什么自2011年第一台机组投入运营后,普特拉姆电站曾屡屡受到非议。“什么是一个好的项目?第一要看它有没有让普通人受益,第二个看它有没有让业主受益。从这一点看,煤电站项目都做到了。”王路东向记者提供了几个数字:2013年,电站业主方锡兰电力公司有史以来第一次实现真正盈利,盈利额达到1亿多美元。到目前为止,电站发电相对收益已经有5亿美元,这意味着一期投资的4.55亿美元已经全部收回。“在发电后两三年的时间里,就能收回成本,堪称奇迹。可以说,尽管有过故障,有过争议,但从经济规模和效益规模上,没有一个国家项目可以与之相比,”王路东说。有人曾用中国的三峡工程来比喻普特拉姆电厂,但上面那组数字恰恰说明,普特拉姆煤电厂对于斯里兰卡的意义事实上远远大于三峡之于中国,“三台机组全部运行后,仅仅一个电厂的发电量就占到全国的50%多,这么大的电量需求比例,前所未有。”王路东说。当然,这也意味着,普特拉姆火电厂所面临的压力和责任,同样前所未有。特别是考虑到前年和今年都出现了严重干旱,水力发电能力受到影响。正因为如此,基于一家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即便是一期工程早已于2011年交付完毕,按照合同CMEC不再对机组后期运行具有义务,但为了使机组运行顺畅、保证供电正常,作为技术拥有方的CMEC依然选择了为机组运营提供大量人力和技术支持,在机组操作间里,记者就看到,目前正在运营的两台机组操作系统前坐着的大部分仍然是中国人。“其实也是现在才明白,工程结束后,还有更难的部分在后面,下一步我们要思考的是,在将燃煤电站带进斯里兰卡的同时,怎样将技术也成功地交给他们。”王路东说。结束采访离开普特拉姆时已是入夜时分,电厂亮起灯火,工人宿舍门口的水果摊又出现了,8年前,他们第一次在这里摆摊做生意时,用的还是板车,如今老板已有妻儿,还开上了小汽车。从2006年开工到今天,变化正悄悄发生在这里的每个人身上,项目上年龄最大的职工安全员老白眼看就要退休了;初来时胆怯到话都说不出来的小万也早已是出入总统府、与业主方拍着桌子吵架的“首席翻译”;八年前一个人带着工人住帐篷、春节想孩子想得跑到屋外头偷偷抹眼泪的齐林,如今也是项目上的元老、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而技术员老马也由最初的不懂英语成为现在业主方工程师颇为爱戴的“老师”……铁打的工地流水的中国面孔,从电站专用码头到专用煤场再到作为核心部分的三台发电机组,想到再庞大的工程也是由这样一双手加另一双手建造而成,150米的烟囱也被一双又一双眼睛长久注视过,你就不能忽略这样一个事实:正是普特拉姆煤电站,让“中国”两个字前所未有地与斯里兰卡2000万普通人生活发生如此紧密的联系。转载信息来源于新华网: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