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非洲首座垃圾发电厂,阿塔纳水厂项目现场执行经理杨威告诉记者

CCTV4-《华人世界》
  12月26日,CCTV4国际频道《华人世界》节目在“筑梦一带一路”专题中,对中设集团巴基斯坦塔尔煤电一体化项目进行了详细报道。  在践行“一带一路”倡议的过程中,中设集团注重项目各个层面的创新,注重项目能够带来的社会效益,报道中主要呈现了塔尔煤电项目为当地谋福祉的情形。  详见链接:(22分10秒)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采用中国标准和设备 引入绿色环保领域成熟技术和经验
非洲首座垃圾发电厂运营在即
由中国电工承建的莱比垃圾发电厂将于今年9月投入运营。
核心阅读  拥有400多万人口的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和许多非洲大城市一样,在经历快速城市化的同时,也受到“垃圾围城”的困扰。为了改善生态环境,埃塞俄比亚政府投资在亚的斯亚贝巴市郊兴建了非洲首座垃圾焚烧发电厂——莱比垃圾发电厂。这座电厂由中国公司承建,使用全套的中国标准和设备,将中国在绿色环保领域的成熟技术和经验引入非洲。  莱比垃圾发电厂将于今年9月运营,这是埃塞俄比亚推进绿色能源、低碳发展的重要一步。同时,作为非洲首座垃圾发电厂,这一项目在非洲具有示范效应,为非洲城市化发展提供了新思路。  方式——消化环卫系统每天收集的垃圾  城市生活垃圾已日益成为一个污染环境、困扰人类社会的问题。亚的斯亚贝巴市西南郊有一座规模巨大的垃圾山——科舍垃圾填埋场。在当地阿姆哈拉语中,“科舍”的意思就是垃圾堆。50多年来,亚的斯亚贝巴的生活垃圾绝大多数都倾倒在这里,久而久之形成了丘陵一样的垃圾山。远远望去,足有30多米高。  这里是埃塞俄比亚最大的垃圾填埋场。许多居民就住在垃圾山四周,小巷里散落着拾荒者捡来的各种玻璃瓶、麻袋,数百名拾荒者以捡垃圾为生。整个区域都飘浮着一股恶臭,生活环境很差。  长期以来,亚的斯亚贝巴的垃圾处理采用填埋法。这不仅占用大量土地,而且污染地下水及周围环境,不利于生态环境的改善和资源的综合利用。目前,该市现有的垃圾填埋场已接近饱和,解决“垃圾围城”问题迫在眉睫。  埃塞俄比亚政府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决定投入1亿美元兴建莱比垃圾发电厂,由中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中国电工)承建。项目于2014年9月开工,计划今年9月开始运营。  本报记者在走访这一项目时看到,在科舍垃圾填埋场不远处,一座现代化的厂房拔地而起。整个厂区干净整洁,高大的白色建筑有八九层楼高,整个“变废为电”的过程都在厂房内完成,自动化程度非常高。目前安装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即将进入调试阶段。  中国电工第三事业部副总经理何耀国向记者介绍说,这是中国和埃塞俄比亚在环保领域的一个合作项目,目标是建设一座日处理1280吨生活垃圾的发电厂,可以将整个城市环卫系统每天收集的垃圾消化掉。该项目为亚的斯亚贝巴城市发展找到了一条绿色道路,未来新产生的生活垃圾全部在电厂内焚烧,出来的灰渣没有异味和有害物质,同时还产生了电力,可谓一举两得。  效果——为整个城市提供稳定可靠电源  莱比垃圾发电厂采用炉排焚烧的技术,使用两台25兆瓦的汽轮发电机,垃圾发电的整个过程全密封。封闭式的垃圾车将垃圾倒进数万立方米的垃圾仓内,经过几天的发酵后,吊车将垃圾放进锅炉内燃烧,产生的蒸汽带动汽轮机组发电。
  在焚烧垃圾时,炉内温度达到850至950摄氏度,经过焚烧以及烟气处理设备,垃圾中的有害物质被彻底消灭,从而达到无害化处理的目的。焚烧后的灰渣只有原来体积的20%,可以用作建筑材料或无害填埋。此外,这座电厂的烟气排放按照欧盟2000标准执行,废水排放达到Ⅲ类水的标准。  垃圾发电被认为是综合处理生活垃圾的最佳措施之一。中国电工莱比垃圾发电项目经理张胜向记者介绍说,莱比垃圾发电项目建成投产后,不仅可以解决亚的斯亚贝巴的垃圾处理问题,还能够为城市提供稳定可靠的电源。这个项目也是埃塞目前仅有的两个参与国际碳减排交易的项目之一。  “经过近10多年的发展,中国国内已经建了200多座垃圾发电厂。中国在垃圾发电领域积累了丰富的技术和经验,国产化水平不断提升,为中国公司‘走出去’打下了坚实基础。”何耀国介绍说,埃塞俄比亚电力公司对中国在这一领域的经验和技术非常认可,整座电厂采用的都是中国标准和技术,全部设备均来自中国。  埃塞俄比亚电力公司总裁阿泽布·阿斯纳克向本报记者表示,莱比垃圾发电厂是埃塞中合作的一个亮点。埃塞正致力于发展绿色能源,并制定相应的规划,支持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比例。莱比垃圾发电厂是埃塞发展绿色能源战略的重要部分。埃塞俄比亚总统穆拉图·特肖梅表示,莱比垃圾发电项目是近年来埃塞俄比亚经济进步的一个缩影,它是埃塞第一座,也是非洲第一座垃圾发电厂。埃塞俄比亚正致力于实现“环境友好的工业化”和能源多样化,这也是该电厂建设初衷所在。  意义——打造城市化进程的标志性工程  “这是埃塞乃至非洲的标志性工程。”阿斯纳克表示,“该厂处理垃圾的意义要大于发电,因为像亚的斯亚贝巴这样的大城市,处理生活垃圾成为越来越关键的民生问题,有着非同寻常的社会意义。”  “这个垃圾发电厂在非洲是独此一份,有着重要的示范意义。”何耀国介绍说,近年来,埃塞俄比亚经济快速发展,平均年增速超过10%。但是亚的斯亚贝巴的城市空间有限,土地越来越紧张,人口还在不断增长,与之相应的城市生活垃圾数量在快速增加。这一垃圾发电厂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这个东非高原城市的卫生问题。  过去20年,非洲经历了全球最快的城市化进程。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当前非洲36%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区域,到2050年将上升到50%。联合国人居署表示,非洲的城市化将产生海量的生活垃圾,但是各个城市依旧没有相匹配的“垃圾管理服务”。  这正是非洲许多城市现在面临的“垃圾围城”困扰。许多城市周围都有科舍这样的垃圾山,也隐藏着各类的卫生与安全隐患。埃塞俄比亚的垃圾发电厂为非洲城市提供了一个范例。焚烧垃圾发电不占地,可以有效控制二次污染,实现垃圾处理“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目标。  “这个电厂在建设过程中,一直有非洲各国市政的代表团来参观。”张胜介绍说,该项目对非洲其他国家有很好的带动作用,有一次10多名非洲市长来这里参观,他们都表现出了浓厚兴趣。  “这个项目改变了他们的观念。”张胜认为,在非洲发展垃圾焚烧发电,一方面,可以解决环境污染问题;另一方面,可以解决非洲电力短缺,总体经济效益非常可观。“莱比垃圾发电厂建成运营后,相信会有更多非洲国家找上门来。”  (本报亚的斯亚贝巴6月18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7年06月19日 22 版) 相关链接: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杨威:向世界输出中国标准——在“一带一路”上恪尽职守的人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看见的,却不是桃花源,是当地人心中的“生命之源”——阿塔纳大型水厂项目工地。    望着眼前这一百多根桩,阿塔纳水厂项目现场执行经理杨威告诉记者“为了修建这个水厂,我们削平了两座山头。”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自古以来,交通不畅,物流不旺,经济难上。  2016年,初到斯里兰卡的杨威看着阿塔纳水厂的项目选址犯了难。因为以往修建大型水厂,选址都会选择相对平坦开阔的地方。而斯里兰卡是印度洋上的一个岛国,国土面积仅为65,610平方公里,人口密度又较大,可谓是寸土寸金。  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承建的阿塔纳水厂,阿塔纳水厂位于科伦坡以北约40公里西部省的山坳间,工程包括新建一个日处理5.4万吨的净水厂,一个日供水8.5万吨的取水口。以及超过720公里的输配水管网建设。这里群山环抱,密林遮掩。山坳两侧的山坡远远超过了水厂范围内的标高,而项目北侧的又是深深的洼地。就连通往项目驻地的唯一路径,都只是一条窄窄的黄泥路,雨季的时候连行人都很难行走,更别说运送物料的大型货车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杨威脑子里浮现了八个字“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没有路,我们就修路。地处低洼,我们就填平。山坡超高,我们就运走。施工空间小,我们就加强综合利用率。没有条件我们就创造条件,办法总比困难多!”面对记者的摄像镜头,杨威目光坚定地向记者说到。  很快,经过无数次现场勘测,和工程师商量探讨后,身为阿塔纳水厂项目现场执行经理的杨威带领着他的团队,上演了一出现代版“愚公移山”。  整整一年,360多个日日夜夜,阿塔纳水厂项目的工作人员铺平了进入项目驻地的黄泥路,削平了两座大山,再用大量毛石混凝土填平低洼。为了固坡护坡,还在水厂两边打了106根高17米直径约1米的护桩。就连大年三十,项目现场依然可以看到坚守在工作一线工作者,杨威也是其中一员。  地理位置的问题解决了,杨威又迎来了第二个难题。进入实质性的水厂结构建设后,项目的场平和基础工作相对复杂,划分区域较多,如何在有限的施工区域提高综合利用率呢?  “像平时一个塔吊就能覆盖整片施工区域,但因为这里地理环境比较特殊,一个塔吊不能全覆盖,我们只能增设另一个塔吊在项目对角。别看我们项目施工区域小,但一切又井然有序,这些都离不开我们中方工程技术人员的精心设计。”  都说细节决定高度,态度决定成败。作为中国工程师,他们在专业上更是精益求精。记者在现场看到一幅有趣的画面,在本就不宽敞的施工区,竟然给一棵菩提树穿上了“防护甲”。  “因为斯里兰卡是佛教国家,传说佛祖释迦牟尼就是在菩提树下修成正果的,所以这里的人民无论是印度教还是佛教,都会将菩提树视为‘神圣之树’。考虑到这些宗教因素,我们特意圈了一块地给这棵树,将来它会和阿塔纳水厂一起成为这里的地标。”恐怖袭击,坚守一线  4月21日,一场突如其来的恐怖袭击,彻底打乱了斯里兰卡这个平静的国家。从上午9时许到下午6时实施宵禁前,8场连环爆炸导致253人在事故中丧生,485人受伤。  接到恐袭消息后,杨威第一时间通知全体员工注意安全,尽量在项目驻地不要外出,并立即跟上级领导沟通,加强项目驻地的安保力量。  阿塔纳水厂项目工程师高艳告诉记者:“爆炸后的第一时间,我们都收到了公司下发的安全通知,杨经理也在群里面提醒我们注意安全。看着那些贴心的话,我们当时也没那么害怕了。”  谈及连环爆炸对项目建设的影响,杨威告诉记者,“不能因为眼前的困难,就放慢工程建设的脚步。当地的老百姓还等着我们给他们输送清洁用水呐!”  据官方公布数据显示,目前斯里兰卡全国有约4万名肾病患者,每年有约1000多人死于肾病,2016年,斯里兰卡新发肾病病例又增长3,372例。调查显示,造成当地肾病蔓延的主要原因是不洁饮水问题。因此,2017年,斯里兰卡政府在财政陷入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依然调拨一笔可观的配套资金启动阿塔纳水厂项目建设。这个项目建成后覆盖面积将达397平方公里,可解决当地42个村庄的60万人清洁饮水问题,从根本上帮助斯里兰卡人民摆脱慢性肾病困扰做出积极贡献。  “我刚到这里的时候,就受到这里水质问题的困扰。后来仔细观察当地村民生活环境发现,虽然每家每户都有一个水井,进行水循环彻底清洁基本要一年才有一次,平时只能靠添加味道很重的氯来对井水进行消毒除菌处理。更别提旱季那些变成棕色的井水了,根本不能喝。”    看着附近民众长期饮用没有经过任何净化处理的雨水、河水及地下水,水厂项目一线工作人员都感到一股责任感,一份使命感,一种紧迫感。正是这份使命感,杨威即使在受到登革热病毒侵袭的时候,也依然坚持在工作岗位上。  阿塔纳水厂项目商务助理董浩威告诉记者:“杨经理是一个非常直爽的北方汉子,工作非常认真负责。那时他感染登革热高烧不退,在当地医院挂了一个多星期的吊水。好不容易退烧了,但因为登革热引起腰肌发炎,只能卧床休息。他却不顾医生叮嘱,回来的第一时间就投入到工作上来。”  相关链接: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